亿博注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亿博注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4 14:13:4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黄之锋先是在6月26日“对号入座”,做贼心虚地对外媒说,自己是这项法律的“首要目标”。6月29日,香港国安法正式出台之前,作为“港独”组织“香港众志”秘书长的黄之锋带头在社交媒体上宣布辞职并“退会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德国之声援引德国《图片报》2日的报道称,黄之锋在接受《图片报》的采访中说,“我请求德国政府看看香港发生了什么事,并为不公正发声。”观察者网查询发现,无论德国之声还是《图片报》都没有明确黄之锋的这句话是什么时候接受采访时说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到如今,越来越多的人清醒地认识到,罗冠聪之流口口声声“为了香港”,不过是“为了自己”;嘴上喊的是“民主自由”,心里想的却是“攫取利益”。说一套,做一套,甚至不惜卖港求荣,人们早已看在眼中、记在心里。互联网是有记忆的,人心也是有记忆的,罗冠聪们的戏还要演到什么时候?还能演到什么时候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3日按香港国安法相关规定,在征询国安委和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的意见后,从现任裁判官中指定6人为指定法官,负责处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。7月4日,香港特区政府官网在发布的新闻公报中提到,律政司司长郑若骅资深大律师出席电台节目后会见媒体时,回应了记者有关外籍法官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者:昨日有法官表示已获行政长官委任处理国安法的案件,想问现阶段是否这些法官已组班?若是,当中有没有外籍法官?因为法例并没有排除外籍法官,可否谈谈?另外,想再问参选权,国安法列明罪成便会丧失参选权,但没有说明期限,之前在节目中也有提及会根据法例操作,可否多说一点,会否如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陈弘毅提议修订选举条例?(观察者网讯)香港国安法通过两天后,德媒的一句话让昔日的乱港头目黄之锋急了,忙发推解释,别乱说不是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在香港国安法出台之际,德媒2日曝光的这句话,在当下语境非常抢眼。为此,黄之锋3日连发4推试图解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律政司司长:昨晚英文版本其实已经刊宪。新华社在七月一日早上亦已发出一个英文版本。我要强调这是一个全国性法律,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全国性法律,所以法定语文当然是以中文为主体的一份文件。这是很重要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尽管现在想撇地一干二净,但黄之锋之前确实发表过类似的言论。在《图片报》网站5月22日发布的另一篇对黄之锋的采访文章中,黄之锋称,“我呼吁德国政府以及总理默克尔与香港站在一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令人不齿的是,罗冠聪一心只为自身利益着想,甚至不惜破坏香港、破坏香港750万市民的安定生活,却依然大言不惭地宣称,自己是“钟意香港”。这真是令人好气又好笑。真正“钟意香港”,又怎会鼓吹暴力,挑唆年轻人走上街头,以戕害香港下一代的方式向政府施压,让香港陷入史无前例的撕裂和动荡?真正爱港如家,又怎会到处唱衰香港,动不动就“告洋状”,卑躬屈膝乞求外部势力干预香港、制裁香港?就在7月1日,罗冠聪等乱港分子,还以视频连线的方式出席了美国国会听证会,他公然要求美国继续帮助暴徒,还扬言希望国际社会建立机制使中国受到惩罚。反复鼓动外部势力制裁香港,摇尾乞怜外国政客为暴力撑腰打气,妄图让香港继续乱下去,这种赤裸裸出卖香港和国家利益的行径,算是哪门子的“钟意香港”?事实摆在那里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黄之锋接着写道:“事实上,我从来没有在接受外媒采访时使用‘不公正’一次来形容香港国安法。”他还煞有介事地说,“准确的报道也是捍卫香港自由的关键之一。”